我想讲一个关于我自己真实故事。 我现在大三。 社团中有一个学姊(暂时称她为婉君),她大我一岁。 从我大一时,她就非常照顾我。 虽然她已经有男朋友,而且算是非常恩爱。 可是心理还是对她有一点幻想与希望。 就在前一阵子,也就是上学期吧,她和男友(暂时称他为小明学长)分手。 婉君她男朋友大我两届。 也就是说现在已经当兵,虽然大我两岁,但在社团中他对学弟就像哥们, 没有什么学长的架势每次喝酒唱歌,他都会找我们这群学弟。 所以看着这对恋人成双成对,心理总有些忌妒或者怅然若失。 不要说婉君学姊有多漂亮,身材有多好。 光是小明学长成绩好。 风度翩翩,人高马大,喝起酒来又豪爽,想要把他灌醉非要五六个学弟, 而且是死命的车轮战。 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们分手真正的原因,不过我想也许是因为我的缘故。 在我大二下时,因为社团的关系,要常常出队。 而我跟婉君学姊就刚好在同一队,小明学长因为要准备出国, 三天两头就要去补GRE也算是半退出的状态。 很多活动他都没有参加。 只是偶尔会来社窝聊天打屁。 我没有学长的风度偏偏,体格也没他好,成绩更是烂的可以(成绩会烂也是因为社团的关系)。 但婉君学姊似乎特别关照我,每次面对她的眼神, 我总是感觉她在对我暗示。 也许是我自作多情,学姊的眼睛很美,她全身上下我觉得眼睛是最漂亮的。 那天出队到某个地方(我不敢说地点)。 小明学长没有跟来,这是第一次婉君她男朋友没有和他一起出队, 这一天学姊似乎非常兴奋对我的态度也更亲切, 不是问我有没有带笔就是找我一起作事情。 我当然不是笨蛋,可是我只想确定到底是不是我自己赖蛤麻吃天鹅肉。 学姊有176公分,而我只有169,婉君是那种丰满型, 就是像凯蒂温斯雷(铁达尼号的女主角这部片也是我和学姊一起看的)。 到了傍晚,因为是三月份而且是在山上,天气还有点冷。 学姊拉着我的手去看夕阳。 这是她第一次触碰我的身体,被她这样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动作吓到了。 我们两个走到了那座山的棱缐。 学姊也许是故意装冷,身体渐渐躲在我的胸前。 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移动位置。 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如果要我向小明学长解释,我一定会怪那天的夕阳实在是太美了, 我和学姊就这样抱着看夕阳。 说着个人的儿时记趣,我第一次抱女生,所以下面那根也就直挺挺的顶着学姊的屁股。 本来勃起的时候,我下体还略为向后。 不太敢让学姊碰到。 可是学姊硬是把身体又娜过来,这么一受刺激, 我抱的更紧了。 聊着聊着,谈到了有关星座血型。 学姊忽然拿起我的手,说要看看我的命相。 我本来就对这些什么风水,算命都是一派胡言, 又因为抱着学姊所以她在说什么我根本都没在听。 突然好像是手相看完了,学姊把我的手又放回她的腰上, 可是这次我确定她是故意的因为她把我的右手放到了几乎快摸到下体的位置, 而且她的手还贴在我的手背。 这种连白痴都该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的事,我竟然什么都没动, 手就这样獃獃的放着学姊穿着牛仔裤,我的右手就放在拉链上, 都感觉到她下体的温暖。 而且当时我是坐着抱她,所以手也有点被她的腿夹着。 大约就这样放着有半小时,也许学姊看我似乎很胆小, 就把头向后一仰靠在我的肩膀。 闻着婉君的长发,心跳不段加速。 连唿吸都快要变成喘气。 学姊在讲什么我几乎都听不到,只能吱吱呜呜的应答。 我心理只在想一件事:”她跟小明学长是分手了吗?”。 也不知道心中波涛汹涌有多久。 突然发现天色已暗。 那座山不是很高,而且路也很熟悉,但如果要摸黑走回营地, 还是有点危险。 我想要打断她的倾诉。 这时才赫然发现学姊在我怀里睡着了。 昏黄的光影下,学姊白皙的脸全映成了金黄。 看着她的嘴唇我实在很想就这样吻下去,最后意思一下, 只吻她的脸颊然后把学姊轻轻摇醒。 我发现学姊好像真的睡着了。 当天晚上要开干部会议,讨论一下明天的工作。 坐在我隔壁的文书问我刚才跑到哪里。 这时学姊竟然大大方方的实说实话,我差点心脏都要跳出来。 也许平常我和学姊就比较要好,所以大家也没说什么闲言闲语, 只说明天要一起去看夕阳。 学姊只说夕阳有多美,我们在谈论什么。 当然省略了肢体动作不谈。 开会的时候,学姊连看我一眼都没看,我有点难过的低头做笔记。 也许我真的是自做多情。 开完会时,大家都各忙各的,有的继续坐着聊天, 有的回房休息。 我痴痴的看着学姊走出门,深切的希望她能回头看我一眼。 文书突然问我刚才开会怎么都不发言,我只说身体不太舒服。 接连着第二天,第三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就在第四天晚上的营火晚会,大家都疯狂的表演, 节目是在上学期就策划好当然是非常精采。 我也趁机疯一下暂时忘掉心头问题。 等到啤酒一端上来,我是一杯接一杯。 其实不只我这样喝,有人还喝的比我凶。 所以也没人会注意到我怎么了。 这时学姊走过来要和我敬酒,当时我真想要抱着她。 学姊问我可不可以坐在这里。 我当然是清出了一小块没人吐过的草地(当时我还没吐), 就这样我们两人坐在一起喝酒。 喝着喝着学姊说要去厕所。 我想她不是要去小便,就是要去抱马桶。 我就扶着她歪歪倒倒的脚步,果然走不到五步就吐了一地。 当时不要说男生吐的乱七八遭,女生也有几个吐了, 就连我都在翻胃。 学姊吐了几口大概意识也有点清醒。 其实女生喝酒吐并不是真的醉死。 只要吐完后都还算正常。 学姊说想去吹吹风,我就把她带离人群。 大约有200公尺坐了下来。 当时除了营火附近其他地方是一片漆黑。 她又叫我帮她按摩,喝完酒不太舒服。 学姊心理在想什么我都一清二楚。 她自己把外套脱了,我这时也毫不客气,也许是藉着酒胆又加上这几天学姊对我不理不采。 动作就比较大胆。 其实我不会帮别人捏捏拿拿。 当场就胡乱的推了几把,然后双手从学姊的背部渐渐移到前胸, 还在她腋下捏的时候。 就已经感觉她胸部的柔软。 婉君的胸部是出了名的大,平常男生看婉君的时候都有意无意的瞄一下。 我的身体渐渐靠向她的背,也许只是想重温三天前的旧梦。 我再也忍不住的双手抱着婉君。 这时我听到学姊也在喘气,我自己更是慾火焚身。 我把婉君压倒在地上,看着学姊双眼紧闭。 似乎默许我的动作。 学姊比我高大,所以我可以一边亲吻着她的胸部一边脱她的裤子。 看着她起伏的胸部,我加快了动作,脱掉裤子的时候我才发现学姊没穿内裤, 而胸罩是前开型。 我不太敢把学姊脱的精光,万一有人来了就来不及穿回。 其实在当时营火附近的人因为火光,他们根本看不到黑暗的地方, 只不过是预防万一。 所以只把学姊的毛衣拉到胸部以上打开胸罩。 牛仔裤还有一只脚穿着,我也不知怎么的,下面那根就这样插了进去。 学姊的胸部真的很大我又吻又舔又咬,把她弄得气喘嘘嘘, 当时虽然很吵闹但学姊还是不太敢叫出声音, 而我更是小心不时的抬头看看前方。 第一次和女人发生关系,所以没多久就射出来了, 而且还射在学姊里面。 我看过A片打过手枪,也知道快射精的状况,可是这是我第一次。 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 等到射在里面后,我才有点后悔。 为了贪图一时的快感,造成了可怕的事实。 可是学姊好像还没高潮,也没发现我射精在里面。 也许她根本就已经醉的煳涂了,我脑袋好像突然清醒。 觉得已经酿成大祸。 匆匆的把学姊的衣服穿上,一切都打点好,还特地四周看看, 确定学姊到底有没有穿内裤来以免我自己喝醉看错, 把内裤留在现场。 这时学姊已成一摊烂泥,根本无法走路。 我更觉得罪孽深重,好像趁人酒醉强奸了学姊。 连拖带拉的把学姊带回房里,有几个清醒的学妹就顺手接了过去。 当天晚上,我害怕的睡不着,更令我害怕的是, 当我洗澡的时候赫然发现我那根上竟然有血迹。 回到学校后,我成天念不下书。 脑袋里一直回响当天的缠绵,还有恐惧的阴影。 我想找学姊谈谈,却又提不起勇气。 也打算鸵鸟着希望学姊根本就记不起来当天发生了什么。 所以我根本就没再去社窝。 可是该来的还是会来。 一个半月后,学姊到我外宿的房间找我。 当天我要做实验,所以回到房间已经是晚上九点。 学姊就在我门外等了两个小时。 请她进门后,学姊的眼泪就没停过。 趴在我的肩膀一直哭。 她说MC已经有两个月没来了。 我脑袋轰然一声,不幸中的大幸,她还没真正的检查, 所以也不确定到底有没有。 她不敢告诉男朋友,也不敢自己一个人看妇产科, 意思就是要我陪她一起去。 她说有去屈尘氏买过验孕,可是标示上说要在MC没来的后十天到十五天验才有效。 等她发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过了两个月了。 好吧!该负责的还是要负责。 约定好时间,趁男友不在时。 我们就去检查。 到了医院,照了超音波,这下子可安心了,什么事情也没有。 当天晚上她在我房里过夜,当然带上了套子。 我这时才清清楚楚的看到学姊的躯体。 学姊也好像解放了一样,还好我音响电视全开。 罩住了学姐的狂叫。 捏着柔软硕大的奶子,亲眼看着我的那根就如同A片般的进出学姊的体内, 每进出一次她的叫声就提高一层。 修长的双腿从脚指一直吻到阴部,直到我的舌头也插入。 学姊也主动转身,弯下腰去亲吻我的下体。 本来都带着套子,学姊说她有吃避孕药,所以后来干脆真枪实弹。 每当我要泄精时她都要求我射在她体内或是嘴里。 当天整晚都没睡,我总共泄了五六次,她的阴部, 嘴里都溢出了我的精液。 奶子上也都是精液,唇印和齿痕,尤其是乳头四周已经红肿发烫, 但我好像脱缰的野马不段攻击她最脆弱的地带。 而我满嘴都是她下体流出的爱液。 学姊的臀部被我用力的柔捏,留下了大大小小指痕, 大腿内侧因为我顶撞用力不段的摩擦粉白的腿染上了鲜红的印记。 当我舌头在她阴道理窜动时,也不时的用力吸咬外围的阴唇, 学姊因我的狂暴高潮了无数次。 看到学姊双眼翻白,身躯开始斗动,我就更加卖力的前进。 当学姊的淫叫一山高过一山,我就奋力咬住乳头。 学姊平时看来清纯,高挑的身段走起路来婀娜多姿, 尤其清风吹起她的长发姿态更是撩人。 这时床上就躺着她,我就向公狗一样,一直做着机械化的动作。 当她两手扶在床缘,两腿直立岔开,我就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棒子一节一节的插入, 冷不妨的向前一冲。 然后缓缓拖出。 几乎快要天亮的时候,学姊已是精疲力竭,我细看她全身上下, 精液齿痕,唇印,手印遍布。 她又开始全身颤动,浓密的阴毛下我都可以看到外翻的阴唇, 我想应该是最后的一次了。 用力捏着她的奶子向前一推,学姊乱叫了几声后又像烂泥一样, 缓缓的降下双腿似乎昏了过去。 就这样我们玩了四五天都没去上课。 因为隔天下午起床时,她说我把她亲的乱七八糟, 她没脸见人。 所以暂且躲一下,可是这一躲就一个星期,连小明学长都骗说自己去南部旅行。 而我这几天都偷偷摸摸的半夜带她出去吃饭。 就在暑假之前,她都这样常常来和我幽会,直到她和男友分手我都不太清楚。 因为我们好像是建立在性关系上。 所以不太会管对方的感情。 话虽这么说,我还是希望她是属于我的。 我从来都没有去找过她,也不曾走在校园里。 所以没人知道我在做什么。 有一次我问婉君那次营队的时候,真的是她第一次吗?因为当天我有看到血迹。 她回答说:她和她男朋友两年了,但都是规规矩矩。 最多亲吻而已。 本来那天只是想和我亲热一下。 结果我莽撞的就插了进去。 我不知道他们分手的原因是不是真的因为我。 还是小明学长知道了我们的事。 或是她亲自告诉小明。 但分手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过学长,也许是因为当兵, 或是根本就不想看到我。 学姊说当初和学长在一起,自己并不是很喜欢。 只不过在社团里如果分手,那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有异样的眼光, 后来遇到我她觉得这才是她心中理想的情人。 学长当兵后我和学姊才渐渐地敢公开在校园里活动。 当然我们俩都退出了社团。 再过半年学姊也要毕业,如果学姊又移情别恋, 我是没有资格限制她。 因为我曾夺走好朋友的心,带走他的女人。 而这个我心爱的人也曾为我抛弃了相处两年的男朋友。 至此,如果我不能拥有她,那也应该要无怨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