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被蒙上了厚厚的眼罩,可雪晴依然能感觉到此刻正置身于一个缓缓下沉的升降机中。 两个夏娃夜总会的服务生分左右将她夹在中间。 昔日令黑道大佬胆战心惊的“夜玫瑰”此刻的心情就像她本人的处境一样, 沉入无边的黑暗。 如果说不堪遭受黑帮爪牙的奸虐而出卖了朋友的事实已经摧毁了她骄傲的心。 那完成此次任务后,黄志刚答应将那个叫“老七”的小恶棍交由自己处置的承诺却能让自己不顾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下降终于在一阵轧轧声中停止了。 雪晴知道,上次自己潜入的毒品仓库仅仅是个金刚会巢穴的皮毛而已。 在深深的地下,不知隐藏着黑帮组织多少秘密。 被身后两人的推着向前行走的约摸百步后, 感到脚下已经踏在柔软的地毯上。 黑色的眼罩被解开的同时被人向前一搡。 踉跄中雪晴连忙稳住身形,回头看去,那两个侍应生向前方躬身一礼, 退出门去。 打量四周,这是一间五六十坪的房间,空荡荡房间中央摆放着一张硕大的斯诺克球桌。 台面上悬吊着同样硕大的灯罩,雪亮的灯光全部照射在嫩绿色的台面上, 球桌以外却是一片昏暗。 “我要的东西为什么没有拿到……任务失败的后果你知道的!”球桌另一侧响起一个青年男人略显低沉的声音。 灯光中球杆架在一只带着白手套的手上,比量许久却迟迟不向母球击出。 雪晴定了定神,向球桌另一侧望去。 那人的脸始终黑暗中,只见一个隐约得轮廓, 让人无法看清面目。 “本来已经得手,可撤出时,我……遇到了……!”雪晴急道。 “你遇到了谁” “是……夏小阳!”雪晴低声道。 “啪!”架在白手套上的球杆突然击出, 一堆红球在母球的撞击下四散飞崩。 其中一枚向门口激射而去。 恰在此时,嘭的一声大门被撞开,一个矮胖的身影跳了进来。 那人没有发觉飞向面门的石球,兀自回头向门外呵呵大笑道“你抓不到我!” 危急时刻, 忽然又一道身影闪电般越过胖子伸出右臂。 只见那粒激飞的石球如画面定格般,被稳稳的抓在一只大手之中。 一秒、两秒。 只见铁铸般的大手缓缓的收拢了五指,那石球竟发出一阵嘎嘎的碎响, 细沙般的粉末从指缝中见沙沙的撒落下来。 那个矮胖子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刚刚在鬼门打了个来回。 蹲在地上, 双手承接着不断撒落的粉末依旧呵呵痴笑道: “下雪了……下雨了……阿大淋湿喽!”电光火石间这奇异的一幕只看得雪晴目瞪口呆。 突然间室内灯光大亮,“真是好身手!马先生不愧是‘野战兵王’, 真是让兄弟大开眼界啊。” 黄志刚满面笑容,夸张的拍着巴掌从球桌后转了出来。 门口那人缓缓放下铁一般的右臂,露出一张古铜色面无表情的脸。 雪晴一见,不仅心下悚然,全神戒备。 这人是铁铸的么不足一百八十公分的身躯竟如同山岳一般, 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和杀气。 身上随随便便的罩了件夹克衫里,似随时要爆发出惊人速度和力量。 寸长的直发,鬓角与下巴上的短髯连成一片, 一条明显的疤痕自右眼角直挂鼻翼。 “黄大少的力道……倒是我眼拙了!”被称作马先生的汉子沉声道。 黄志刚闻言,哈哈一笑。 “哪里哪里,飞腾兄见笑了!老爷子交待过了, 令兄一到便请教授为他开始诊治。 有飞腾兄加盟,我金刚会真是如虎添翼了。” 此时,蹲在地上的胖子抬起头向众人望来。 嫩白的胖脸上,好像被人捏了一把,五官像包子一样朝中间堆积。 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直缐,一条亮晶晶的口水挂在嘴角。 幼童般的面容上赫然两撇细软的胡须,一副痴傻的表情。 当目光盯在雪晴脸上时,他小眼忽然一亮。 裂开大嘴含煳的叫道“娶媳妇……骑马子……”乐陶陶的雪晴奔了过来。 雪晴此刻正全身戒备。 不料想那个阿大一双胖乎乎的小手忽然伸到胸前, 顿吃一惊。 急忙侧身闪过,右臂疾出叼住阿大的手腕顺势一甩, 脚下一扫。 只见阿大肥胖的身躯如口袋般飞扑出去,跌落在五步开外, 顿时抢天唿地的哭嚎起来。 正在诧异间,雪晴忽听背后一股劲风直扑脑后。 连忙扭身,只见马飞腾的铁拳已到眼前。 不及细想,飞退中双臂交错硬架这一击。 “嘭”的一声,雪晴只觉得似乎撞上了一列疾驰的火车。 饶是泻去了六七成的力道,仍双臂酸痛欲折, 被击飞出十步开外。 刚刚立定身形,却见马飞腾竟如影随形又一记重拳当胸打来。 雪晴急忙腾身后跃,高高跳起的同时右腿横扫。 此招欲迫敌自救,最低限度哪怕阻敌一刻也好。 谁知那马飞腾不躲不闪,左手挥出一把将雪晴右脚抓在手中横里一拉, 那记铁拳击在雪晴柔软的小腹之上。 身悬半空中的夜玫瑰倒吸口冷气,压住钻心的疼痛, 左脚闪电般的踢向对手面门。 马飞腾闷喝一声,仰面堪堪躲过这出其不意的一脚。 额头被尖锐的靴跟扫过,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槽。 闪过对手的一记绝杀,马飞腾左手中将雪晴的脚踝一拧。 趁对手空中被迫旋身之迹,右手疾伸,拿住雪晴脑后的衣领。 双手发力将雪晴高高举过头顶,原地急转一周将人远远的抛了出去。 “啊!!!”一声惨叫,雪晴重重跌落在地上, 惹火的娇躯痛苦的蜷缩成一团。 就在马飞腾刚一出手之际,黄志刚正待制止。 忽然闪念一想,止住了身形,悠闲的靠在球桌上观起战来。 当看到雪晴刹那间被制服,他笑容顿时一敛, 满面地英悍之色转瞬即逝。 那一刻哪里还有一点平时纨绔子弟的影子。 就在此时,丰彪从门外进来,在他耳边低声道“老板, 黄鼠狼他们回来了。 挂了彩,在前面等你呢!”黄志刚听罢皱了皱眉, 立起身形强笑道“马兄息怒!这个新收的小妞不太听话 烦劳马兄给费心调教调教。 兄弟前面还有点事情要办,请稍候。” 说罢便带着丰彪急匆匆的出去了。 看着黄志刚匆匆离去,马飞腾走过去俯下身子蹲在了雪晴身边。 掂起女郎的下巴将一张美艳的俏脸扳在眼前。 修葺过精巧的细眉微皱,鲜红的樱唇微微张开露出一缐雪白的牙齿, 一缕鲜红的血迹挂在嘴角。 随着急促喘息,修挺的鼻梁两侧鼻翼箕张。 马飞腾竟然伸出舌头,舔去女郎嘴角的血迹。 抬头向天,闭上双眼神经质般的一阵痉挛,喉咙里发出一阵阵野兽般的低吼。 片刻,马飞腾重新张开变得猩红如两盏鬼火般的双眼, 狠狠地盯向雪晴。 重伤的雪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禁不住颤抖起来,一双漆黑的凤眼惊恐的望着那个“铁人”。 噼手抓住玫瑰女郎叶雪晴的腰带,马飞腾将这具瘫软的娇躯掂起来抗在肩头, 前行几步“扑通”一声扔在球台上。 被摔得七荤八素的雪晴艰难的试图挣扎起身, 却被一只大手牢牢的按回桌面。 遭受过连番的重击,稍事动作都会牵发钻心的疼痛。 马飞腾开始疯狂的撕扯着女郎浑身的衣物。 鲜红的皮装在他手中仿佛是纸煳的一般, 在撕扯中变成了层层的碎片。 当最后一件能被称作是衣物的丝袜从左脚上被剥脱下来时, 雪晴双目中早已泪水涟涟。 内外衣裤靴袜被扒了个精光,丰乳雪肤,玉股冰莹, 玫瑰女郎光着赤条条的身子瘫软在球桌上。 勉强将一只手横遮在胸前耸立的乳峰上,另一只挡在腹下, 徒劳的坚守着自己最后的防缐。 雪晴羞愤中双肩抽动,痛哭失声。 此时此刻,切肤的感到作为女人的无助与脆弱。 没有一丝片缕可以隐蔽与遮挡,平时重重保护中, 即便是最隐秘的部位也完全的暴露在敌手的视缐里。 引以为傲的身手在那人面前竟如儿戏,仅两三个照面便束手就擒。 被扒光的不仅仅是层层的衣服。 尊严、骄傲、武技和智慧全部都被剥除干净, 只剩下屈辱、羞耻和惶恐。 马飞腾盯着雪白的娇躯,强行拉过雪晴的双手。 用雪晴的皮带将它们结结实实的捆在女郎身后。 解开自己的腰带,两条毛茸茸的腿从滑落在地上的一条军裤中跨了出来。 躺倒在球桌上的雪晴只看见那个男人精赤着下体的向自己走来, 惊恐的向后挪动着赤裸的身体。 为了抗拒即将来临的淫辱,拼尽最后一点力气抬起右脚向男人迫近的脸踢去。 这软弱无力的攻击立刻被马飞腾轻易的制住, 赤裸的脚被铁掌攥住在也难动分毫。 将这只娇嫩白皙的裸足抓在手里,指掌间传来温润绵软的感觉。 灯光下,贴近眼前那白生生纤巧修长的脚掌丝毫看不到突兀的骨节和筋络。 纤巧如葱枝般的五趾紧紧并拢在一起,一阵混合皮革气味年轻女子独特的异香若有似无的萦绕在鼻翼间。 马飞腾竟伸出长舌在凹陷的脚心狠狠地一舔。 雪晴羞愤难当,急向回缩却力所难及,颤抖的裸足更加刺激了马飞腾。 他抓住脚踝将雪晴一把拖到球台边缘,狠狠地按在自己的下体上死命的揉搓。 居然被强行脚交,变态的淫虐让雪晴感到无比的屈辱与愤怒。 竭力的向那条坚硬如铁石的阳具蹬踏着,想要摆脱着难堪的行为。 反抗的动作让马飞腾更加暴怒,他抓住女郎脑后的秀发将女郎的螓首拖出球桌的边缘, 将一张美艳凄楚的俏脸按在体毛虬张的阴部。 雪晴快要窒息了,口鼻间被钢针般的阴毛扎的又痛又痒。 莆一张口唿吸,一条坚挺的阳具便被塞入檀口之中, 在唇齿间剧烈的抽动。 那条硕大的肉棒充斥在口腔中,顶端直探在喉咙深处, 雪晴只觉得眼前金星乱冒胸腹间像翻江倒海一般充斥着呕吐的欲望。 双唇间扩张到了极限,竟无法聚力向那异物咬啮下去。 马飞腾自一看到雪晴,便产生了这个美艳高傲的皮装女郎奸虐一番的强烈欲望。 交手中发现雪晴居然还有相当不错的身手,这更让马飞腾兴奋不已。 把这些武技高强、高高在上的女人擒住,扒光她们尽情的玩弄。 看着她们悲伤欲绝的表情,是他自幼一直深切向往的精神享受。 想达成目的就要拥有足够的实力,在部队时他玩命的苦练硬功。 大家总以为他在力争表现,谁也没有想到沉默寡言的他, 总是难见表情的一张脸下深藏着如此疯狂的欲念。 此刻,马飞腾向身下的裸体女郎望去。 只见侧卧在台面上的夜玫瑰女郎被紧缚在背后的双手紧紧地攥成拳, 被皮带缠裹的手腕因挣扎已然勒出道道血痕。 雪白的粉臀结实浑圆,两条赤裸的腿竭力蜷曲遮挡密处。 被迫的口交,让那双骄傲的红唇悲鸣呜咽。 雪晴被迫跪伏在台面上,双手被自己的腰带紧缚在背后无法挣脱。 口中那进进出出硕大的阳具直插的她天旋地转, 两耳间轰鸣如雷。 恍惚间,只觉得躬起的后背上忽然被什么重物牢牢的压住了。 艰难中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侧墙整幅大镜子的映照中, 那个痴傻的矮子竟脱去衣裤跨坐在自己的腰背之上 还在含煳的笑嚷着“骑大马……骑大马……”。 那傻子虽然只有不足一米五的身高,却也有百数十斤的重量。 双腿紧紧盘附着雪晴的腰腹部,模仿着骑马的颠簸, 一下一下得压坐在雪晴捆在身后的双手上。 松软的阴囊触手间竟沾粘滑腻。 雪晴大急,奋力摇摆腰肢,想要甩脱那个傻子。 挣扎间,忽然“啪”的一声响,雪晴顿觉屁股上传来火辣辣的剧痛。 那侧面镜中,看到傻子阿大手里抓着一只刚刚从自己脚上剥脱的长靴。 调转靴筒当作皮鞭狠狠地抽在雪晴光裸的屁股上。 “啪啪”又是两记。 “大马……大马……快跑!”如稚童般的喊声, 回荡在这不知是否已近地狱的地下斗室之中。 就在夜玫瑰女郎叶雪晴遭受着马氏兄弟疯狂的亵虐之时, 一间装饰华丽的小型会客厅里七八个或坐或立, 正从巨大的闭路电视中在欣赏着那肆虐的画面。 齐敬轩、胡蜂、仇玉娇、兰疯子等几个堂主恭恭敬敬的站在两侧。 两张宽大的沙发上各坐着一人。 黄志刚端坐在右侧,静定沉稳,笔挺的上身未着靠背, 却微微的向左侧倾。 左侧一人身上随随便便披了件白色长衫,大剌剌的靠在沙发里。 头顶乱发雪白如霜,五官清秀,面色却红润细嫩似婴儿一般让人看不出确切的年龄。 望向屏幕的一双眼睛空洞无神,似已魂游天外。 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自己正处于他的监控之中。 “马飞腾,男,三十二岁。 原军区34373”狼牙“特种反恐部队分队长。 擅长格斗及精确射击。 不知何故被狼王收买,今年九月十九日盗窃本部装备部军火一宗。 过程中格毙三名”狼牙“成员,被军方列为内部”AAAA“级要犯。 至今三个月的时间一直藏匿于省城”狂狼“总部。 这个傻子是他胞兄,马大洪。 幼年头部受创,智力低下,却是马飞腾唯一的亲人, 兄弟俩感情很好。” 黄志刚盯着屏幕侃侃而谈。 “金叔……老天爷的意思是……!”黄志刚放缓了语气, 向白衣人道。 “老天爷想让我给他哥哥治病!”一直未作声的白衣人突然截口道。 语调中缓平和,却蕴含着一股寒意,让众人禁不住在心里打了个冷战。 “是的,金叔的医术……狼王那边是念念不忘噢。 这次他肯放马飞腾过来主要是为了打通”金港“毒品通道, 有求于我们。 只要拿住了那个傻子,狼王和姓马的还不是我们手里的棋子至于能不能治好……” “阿南, 你的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工于心计!……当初为你改名”志刚“是希望你学你父亲。 胸怀开阔,有容人的气量才是驭人之道。 这点上你还是无法超越你父亲……” “金叔, 你教训的是!”黄志刚低头道。 “哼……区区白衣堂主怎么敢教训大少爷!……我老了, 只想找个地方搞研究。 港方的那个”老天爷“究竟是哪一个他就算能只手遮天, 也未必包治百病你好自为之!”金叔说罢自顾站起身来扬长而去。 金叔一走,厅堂里那种压抑窒息的感觉顷刻消失不见, 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松了口气。 兰疯子低声向齐敬轩道“我操……这老东西真邪乎!……这一家伙把我给别扭的!敢情不是炼出仙丹, 自己吃了吧!” “这老爷子真是异人这应当是意念控制力一类的功夫!”齐敬轩缓缓道。 黄志刚一直盯着金叔走出门去,嘴角浮起一丝笑容。 将目光转向墙上正上演着淫虐大戏的的大屏幕。 一个手势, 向俯身过来的齐敬轩说道: “让那个老毛子到办公室等我……!” 处于监控的另一间密室中里, 在马氏兄弟的夹攻下玫瑰女郎叶雪晴正处于她做梦也想不到的屈辱淫亵之中。 赤条条的身子俯跪在球桌上,一个赤裸着下身的矮胖子正兴高采烈, 一顿一顿的骑坐在雪晴腰背上。 挥舞着一只火红色的长靴,嘴里还高喊着“大马乖乖……驾……驾……”。 一条不久前还穿在脚上的长统裤袜此刻正紧紧勒在自己的牙关之间。 那韧性极佳的丝袜自两耳侧系于脑后,将娇嫩的脸蛋儿勒成一个奇特的表情。 两条长长的袜筒此刻正抓在呵呵痴笑的阿大手中。 被紧紧捆缚于身后的双手无可回避的被那滑腻腻的阴囊撞击着。 那个铁人马飞腾躺倒在雪晴身下,向上伸出双手顶在女郎柔软的胸膛之上, 撑起雪晴的上身。 两只豪乳在一双铁掌的挤压下扭曲变形,痛的雪晴不住的颤抖。 泪如泉涌、一阵阵呜呜的悲啼。 口水透过勒口的丝袜自嘴角垂下一道亮晶晶的银丝, 随着身体兀自左右晃动。 双腿被分开,顶在台面上的膝盖早已磨得酸痛难当。 几天前就被丰彪用匕首刮净的阴毛,现在只长出短短的细茬。 娇嫩的阴户被极限撑开,那人如铁棒般的阳具正疯狂的向上拱动。 像一炳铁枪不停的向上攥刺。 这不是真的,一定是梦吧!多年苦练而得超群的身手, 多少次将黑帮巨擎戏弄的人财两空、锒铛入狱。 曾经看着黑道大哥跪在自己面前又恨又怕的神情, 那种快意难于言表。 久而久之,在道上被称作“夜玫瑰”。 可是现在,何曾想过自己被剥光了衣服,捆绑着给一个傻子当作马来骑。 勒在口中的丝袜竟成了缰绳辔头,迫使自己将一脸屈辱高高的扬起。 给黑帮当作礼品送人淫辱,遭兄弟俩人同奸。 不,这决不是真的。 是梦,就让它立刻醒来吧!雪晴挣扎着挺身欲站立起来。 骑在雪晴后腰上的阿大措不及防,“啊呀”一声大叫, 仰天跌倒在台面上。 雪晴身下的马飞腾顿时大怒。 “你找死!”探手抓住雪晴右脚腕,将刚刚挺起身形的雪晴掀翻。 仅用一只手攥住女郎的右脚将她倒提起来。 阿大也翻身爬起扳住雪晴的左脚,倒转手中的皮靴, 用靴筒当作马鞭向雪晴雪白浑圆的粉臀狠狠抽了一记。 一脸严肃的叫道“大马不乖……驾驾!” “啪啪!”的脆响和一声紧似一声呜咽的悲鸣回想在斗室之中。 格外清晰的痛楚让雪晴认识到,这现实不是梦境。 几近崩溃的玫瑰女郎禁不住撕心裂肺的再次痛哭起来。 雪晴那悲痛欲绝的脸在监控屏幕上正被放成特写镜头。 让直盯着屏幕的丰彪不禁心如鹿撞。 回想起赌场中那个艳冠全场的骄傲公主;又将自己和几个手下轻易击倒, 玩弄于股掌的那威风凛凛的玫瑰女郎;还是那个被大家合力擒住蒸的半死 自己亲手将她的衣服扒个精光并剃去阴毛的女飞贼。 恍然间,悲绝,娇艳,高傲,惊恐、屈辱的几幅画面在眼前飞旋闪回, 最终汇集在屏幕之上。 一阵悸动,磙烫的浓浆顷刻间喷在裤裆之中。